登陆注册
60071

不受贿领导会打击报复:落马了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

法律人2023-12-08 20:07:420

广州增城市委书记朱泽君及其兄妹先后介绍了3个工程包工头,广州市增城经济技术开发区秘书长蒋志恒声称“因害怕领导打击报复而被动屈从”,收受了905万元贿赂款是包工头送来的“感情费”。

蒋志恒在广州市中院受审时失声痛哭“当我的上级主要领导和他的兄妹带着他们的朋友包工头来找我让我帮他们做事时,因为害怕领导的打击报复而屈从于他们,帮助他们在工程领域谋取利益,使我的一世清名毁于一旦。”请求法院轻判。

2007年至2012年期间,蒋志恒利用职务便利,在相关建设工程项目当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了广州市丰源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股东李志860万、工程承包商李追40万、工程承包商罗道国5万,合计905万。

庭审时,蒋志恒表示,他对检方指控的罪名和事实都没有异议。他交代,他当开发区主任不久,当时的增城市委书记朱泽君及其家人向他介绍了这三个包工头——李志是朱泽君直接介绍给蒋志恒认识的,朱泽君叮嘱蒋志恒关照他,李追是朱泽君的哥哥朱泽斌介绍给蒋志恒认识的,罗道国是朱泽君的妹妹介绍给蒋志恒认识的。

“他们知道我这里有工程做,就过来问要做哪一项工程,让我们不要那么快公告,他先去把符合资质的工程拿到后再公告,我在时间上帮了他们一下,其他的都是他们自己去做的。我没有为他们量身定做准入条件。”

朱泽君从1997年4月起担任增城市政府副市长,此后在增城工作13年之久,担任增城市党政一把手的时间长达10年,官至增城市委书记。

蒋志恒说,李志等人一开始找到他时,他本想推掉,但朱泽君让他关照一下李志等人,他只好屈从了。他说,在整个过程中自己都是被动的,钱也是包工头在工程结算之后主动给他的,所涉及的工程也没有质量问题。收到钱后,蒋志恒以他妹妹的名义,花980万元购买了一个商铺。

法庭数度痛哭流涕称“对不起党”

“我原来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是党把我从一个无知的少年培养成革命军人和干部。转业回到地方后,又对增城技术开发区做出了巨大贡献。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因为在自己前进的路上,有意放松了了对政治法治的学习,没有筑牢思想防线,没有划清朋友界限,致使自己不能明辨是非、洁身自好。”蒋志恒还痛苦流涕地说,“当我的上级主要领导和他的兄妹,带着他们的朋友——包工头来找我,要我为他们做事服务时,因为害怕领导的打击报复,我屈从于他们,帮助他们在工程领域里谋取利益,使我的一世清名毁于一旦。我违反了党员干部廉洁从政的有关规定,收受了他们主动送来的感谢费,触犯了党纪国法。我犯了错误,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单位,也对不起家人!”陈述过程中,他数度掏出纸巾抹眼泪。

东莞虎门原镇党委副书记郑敏华因受贿上百万元,在庭审时,郑敏华表示悔罪,但又觉得“委屈”,称如果不收钱,怕引起吴湛辉(东莞虎门镇原书记)的猜忌和为难。

“纠结”和“迷茫”,这是郑敏华在形容自己收受贿赂的心情时所用的两个词。

郑敏华和他的代理律师都称郑的受贿其实是“被迫受贿”,因为行贿者与时任虎门镇委书记的吴湛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郑敏华怕不收下这些钱会招来猜忌和刁难,于是“违心”地收了这些钱。

郑敏华就表示自己与吴湛辉关系“并不好”。“他(吴湛辉)在工作上不信任我,我当时也多次想回避,还申请到韶关市挂职,但他都不给我走。”对于自己受贿时的心情,他以“纠结”和“迷茫”来形容,称当时觉得收了是违反党纪,不收则会招来吴湛辉的猜忌和刁难,只好“违心”收下。

辩护律师补充说,郑敏华收受贿赂是迫不得已。因为田氏化工厂的项目在吴湛辉调任虎门镇委书记前已讨论通过,就差没有签合同。但是,吴湛辉到任后就推翻了这个项目,对郑敏华多次提出批评,说郑工作不力,这些对郑敏华造成很大压力。

在吴湛辉到任一年后,他又重提了田氏化工三旧改造项目。吴湛辉作为郑敏华的上司,将与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商人刘巨浪介绍给郑敏华。因为怕得罪领导,对于刘所送的贿款,也是碍于情面才收下。刘巨浪利用影响力受贿的金额高达3000多万。(重案组档案)

0000
评论列表
共(0)条